1 2
©花前病酒 | Powered by LOFTER

开学长弧,各位再见
qwqqqqq

热度: 2

兔子与狼(下)

给病毒脑丝 @病毒Virus 写的文!!!是她的兔杰狼奈的设定(给全世界安利,超超超超可爱)
病毒脑丝人也超好的,我永远爱她1551
我流杰克,我流奈布,ooc
卡文产物,写得很辣鸡也很痛苦
上走这里: 点我看兔子与狼的幸福生活

我至今没搞懂lofter奇妙的屏蔽制度……
我就发个同人文,一没涉黄二没暴力,我连开膛手都打空格了!发一遍屏蔽一遍发一遍屏蔽一遍我心好痛
所以没办法只能走外链了ww

点我看兔子先生激♥情♥表♥白♥

热度: 268 评论: 8

lofter有毒吧我发什么屏蔽什么???
我只是写了篇同人文,一不涉黄二不暴力怎么就被屏蔽了……

热度: 4

占tag致歉

我的cp取向……www
2p原图
杂食党无所畏惧,除了杰右差不多都吃(啥

Dracula kiss

杰佣
很中二的设定_(:з」∠)_
吸血鬼jio克和圣殿骑士奈布
我流杰佣,ooc预警

他越来越搞不懂这年头的圣殿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儿了。
奈布恶狠狠地擦着刀,咬牙切齿地腹诽着。给新人骑士的审核任务居然是抓一只纯种吸血鬼?那群老东西怕不是想业绩想疯了吧。纯种吸血鬼要是跟神话里相差无几,哪怕是当年的大主教亲自出手也只能重创,更何谈活捉。现在居然给新人骑士这样一个任务,他简直要开始怀疑是上头有什么人故意不想让他通过审核了。
只是腹诽归腹诽,他还是要去试一试的。万一确实有那么个特例能让他碰到呢?
骑士在天色由浅入深时从圣殿里出发。奈布检查了一遍,确定自己带上的武器都是经过洗礼的,这才继续往结界边境处...

热度: 47 评论: 9

碎碎念

我记得我好像没有设置不能评论吧
为什么热度都三百多了一条评论也没有……(瘫

兔子与狼(上)

给病毒太太 @病毒Virus 写的文!!!是她的兔杰狼奈的设定(非常好看了我吹爆)
我流杰克,我流奈布,ooc
有年龄操作!

兔子先生捡到了一只狼崽。
杰克发现他的时候他浑身是伤,小小的一只缩在角落里舔舐伤口,看见杰克俯下身来就呲起牙虚张声势,眼神是孤零零的凶狠。
他本来是没有必要把这个小狼崽子捡回去的。兔子先生一个人生活惯了,突然身边多了个小东西还挺不舒服,奈何他走出一段距离回头就看见小狼跟在他后面,亦步亦趋却又不靠得太近,肚子里传出咕咕的叫声。
……行吧。
奈布把爪子搭在杰克伸出的手上,几不可闻地道了声谢,闷着头自愿被捡回去了。

狼是食肉动物。
要不是他还真不是只普通兔子,哪能喂得饱这位小先生。杰克...

热度: 513 评论: 3

想写和圣殿关系很好的纯种吸血鬼jio克和圣殿的新人骑士奈布

有人看吗……有就写嘻嘻嘻

热度: 9 评论: 5

前面都是防翻,其实只有特别短小的1p。
满足自个的脑内妄想,我x杰克。
注意避雷
(不出意外的话可能还会有其他角色……)

热度: 9

恶人

“这样的说话方式让人分不清真假呢,果然是恶人吗。”
果戈里摘下面具微笑起来,话语湮灭在唇舌交缠之间。
“你不也是?偷心的恶人。”

热度: 3

赶时髦的置顶

写了这个我就可以不挂简介了?

你好我cn凉槿/渠不屿。
(有人叫我渠哥的话我把她宠上天)
爬墙极快,乐于开坑。
喜欢喂安利。
写点垃圾东西,咸鱼中。
人很沙雕,很好勾搭,列表人少欢迎扩列。
学生党,开学长弧。

农药半退坑状态,过激白左,邦信,癫狂白吹。
es激情零p在线吹零,博爱。
D5裘推杰吹,过激杰左,杰佣。
凹凸半退坑状态,安雷安瑞金瑞嘉。天雷嘉金。
BSD果陀,博爱。
宝石新旧冬巡,医患。博爱。
MHA胜出,过激胜左。
刀乱主伊达组和来派,明石厨,三日鹤。
全职除伞修外过激叶左。
其余杂七杂八的圈子就不写了。
是个骨灰孩厨,喜欢发刀那种。
(以上如果写了过激的cp,就代表谁跟我提对家马上会生气的那种过激)...

热度: 4 评论: 1

想写个安雷安的无爱症

无爱症就是患上这个病的人会一夜之间忘记(或者最讨厌)曾经自己最喜欢的人,只有他死了这个病才会好。

无爱症想过安雷安的片段,大致是两个人在一起后雷总不太相信安哥是真的喜欢他,然后安哥患了无爱症,在两个人的一次打架中雷总最后把武器扔掉了,安哥就杀了他,雷总死掉之前吐着血笑着说我就知道,安迷修你个骗子。
然后安哥病毒消退,看见雷总的尸体躺在自己面前渐渐凉下去。

(天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正式动笔。)
(脑洞一时爽,正文火葬场)

人生圆满(。

热度: 6 评论: 1

早冬

伞修。

那七天吧。苏沐秋说,我陪你七天。

叶修点点头,好。

第一天他们呆在家里。头天晚上两个人折腾了一晚上,早上睡到日过三竿才醒过来。叶修靠在床头叼着烟,手指嗒嗒嗒敲着笔记本电脑。苏沐秋睡得四仰八叉,被烟味熏到,皱着眉翻了个身伸手抱住叶修的腰。叶修神色有些微不自然,我腰痛。苏沐秋嘿嘿笑了几声,支起身子亲吻他唇角。

第二天和楚云秀她们去旅游的苏沐橙回来了,三个人一起跑去网吧玩了一天荣耀。三个人都戴着耳机,全程靠游戏里语言交流。苏沐橙操作频频失误,吐着舌头对叶修说抱歉。晚上离别时苏沐橙笑着挥手一个人回家,叶修和苏沐秋看着她走到路口转角处时突然蹲下来,双肩颤抖。哥哥,她哭着说。

第三天和第...

ooc
伞修
年龄不清楚,乱写的不要在意。

你怎么了?

苏沐秋的手在他眼前晃,修得很整齐的指甲在阳光下泛着透明的光泽。叶修眯着眼看见他眼中自己的影子,脑子晕晕乎乎好半天回不过神。

十五岁的苏沐秋,十五岁的夏天。蝉鸣聒噪吵得人心烦,叶修从树荫底下坐起来,拍拍自己的脸,望向蹲在旁边的苏沐秋。真是你?他说,声音也稚嫩,像是十五岁。

不然还能是谁。苏沐秋失笑。你中暑昏倒,身边就我一个。

天气很热,空气泛着波纹把一切都荡得模糊起来。十五岁的少年没完全长开,有种看上去很舒服的纤细感。苏沐秋拿手撑着脸,在树荫投下的斑点里隐隐约约的微笑,分明是他熟悉的模样。

没事了那就走吧,沐橙等着呢。苏沐秋把他拉起...
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--
音尘绝,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